航空港、铁路仍正常运转:过站旅客眼中上海的秩序与温度 -天生赢家 一触即发官网

界面新闻 薛冰冰 2022-04-04 17:35

受疫情影响,上海两场航班量急剧缩减。

眼下,上海处于疫情攻坚克难期。封控措施下,区域内公交、地铁、轮渡、出租汽车、网约车等基本停运,但是作为通达内外的重要交通枢纽,上海铁路及上海两大航空港——上海虹桥国际机场、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并未就此停摆,仍然保持正常运转。

那些来沪、离沪在此短暂中转的旅客,在交通运输保障中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周到与温度。

受疫情影响,上海两场航班量急剧缩减。

app显示,自4月1日浦西地区实施封控以后,位于浦西地区的虹桥机场每日进出港航班量下降至个位数。目前,虹桥机场每天进港航班只有一架次,为mu5116北京-上班,每天出港航班同样一架次,为mu5107上海-北京航班。

浦东机场作为大型国际航空枢纽,封控以来继续承担着重要的国际客运保障任务,目前,浦东机场每日出港航班大约15架次,分别飞往法兰克福、赫尔辛基、首尔、台北、香港等地;每日进港航班大约10架次,由首尔、高雄、维也纳、台北等地飞来上海。

由于区域内轨道交通、磁悬浮、网约车等地面交通基本停运,为了保障旅客顺利抵离机场,上海两场保留4条机场大巴专线,并新开一条机场铁路串联专线。

“上海发布”3月31日公告显示,机场线停运4条、缩线运行1条、正常运行4条,这4条包括机场环一线、机场八线、机场一线和机场守航夜宵线(不停靠封控区域内站点)。

为了保障回沪旅客、离沪旅客的正常出行,还新开1条机场铁路串联专线,途经虹桥枢纽西交通中心、铁路上海南站南广场、铁路上海站北广场、浦东东方路潍坊路公交枢纽站。 

其中的机场一线,是唯一一条连接虹桥枢纽东交通中心、虹桥机场、虹桥火车站、和浦东机场的公交专线,相关资料显示,机场一线隶属于上海空港巴士有限公司,全程途经高速公路,是虹桥机场和浦东机场间的主要客运通道。

机场一线相关负责人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称,“正常情况下班车间隔一个半小时发车一趟,但是现在乘客多的话,坐满就发车”,据该负责人透露,3月31日当天,机场一线运送旅客达到六、七百人次,他们大多是从浦西前往浦东国际机场搭乘航班的旅客。

在多位旅客的反馈中,界面新闻记者进一步了解到,目前来沪离沪旅客中,大多数是从其他地方来沪,在此短暂中转停留。

有的人是按原计划出国,他们乘坐火车或者高铁从沪外省市先抵达上海虹桥站,再从虹桥站搭乘机场专线到达浦东国际机场,提前一段时间等待;有的人是辗转回国,十四天隔离完毕后,再从浦东国际机场乘坐机场专线前往虹桥机场或者虹桥火车站,搭乘高铁、飞机从上海回到自己的家乡。

无论回国或者出国,都涉及到旅客抵离机场的问题,上述机场一线相关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现在是疫情吃紧的阶段,虽然机场专线大巴属于地面交通,但是也严格遵守机场的文件标准、执行离空的各项要求。

据该负责人介绍,旅客需凭当日飞机票或者当日铁路客票,并且持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才可以乘坐机场专线,如果是乘坐国际航班,条件放宽到凭两日内的机票加48小时核酸证明可乘坐。

北雅同学就是这些短暂中转的来沪离沪旅客之一。

北雅3月初就买好了机票,计划从上海飞往香港、再从香港转机去日本,她此趟行程是为了去日本留学,“日本开放边境没多久,机票要么很难买,要么涨价离谱,我没法轻易放弃这次机会,哪怕知道上海现在疫情严重,也不得不赶来,否则不知要延迟多久才能走”。

往常,如果不是为了赶早班机,外地旅客可以选择当天到上海,然后直接去机场,但是目前上海疫情形势严峻,存在诸多变数,很多人提前一天抵达上海,为的是留出较为充足的时间,应对突发情况。

北雅同学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她家在安徽,4月2号傍晚7点多飞香港,因为疫情,合肥至上海的高铁取消得只剩下三趟,她担心2号当天坐高铁来不及,1号就搭乘高铁来了上海,下午三点左右抵达虹桥站。

“因为我行程码突然带星,不确定能不能进上海,深夜致电上海铁路,电话那端的工作人员很有耐心地帮我解答问题”,这也是她这趟上海之行最先感受到的暖意。

北雅接着向界面新闻讲述,出虹桥站以后,机场一线大巴司机是她较早接触到的人群,“大巴运营得很好,井然有序,好多女孩子都是一个人、出国行李又多,大巴司机热心地忙前忙后,帮我们拎箱子塞箱子。”

“车上人人都佩戴口罩,还有人带着酒精喷雾随时消毒,都很自觉”,乘坐机场一线,旅客们从虹桥直接抵达浦东机场,到达浦东机场后,机场方面更是全程执行严格的安检和防疫程序。

北雅回忆称,从大巴车下来,看见几个机场工作人员一直站在附近等待,举牌示意进航站楼需要检查的资料,例如护照、核酸报告、两个绿码等;进航站楼安检,工作人员也比以往更加细致谨慎,任何疑似违禁品都仔细开箱检查,“这次还增加了一个环节,到最后一个地方时,两名工作人员会在一张桌子旁再次检查刚才那些物品”。

尽管有机场专线可以保障这些中转旅客顺利赶往浦东机场,但是封控管理下,旅客们很难附近找到酒店安住,界面新闻通过受访者了解到,不少人在浦东机场和衣而睡,度过了一个甚至两个夜晚。

恺晨同学搭乘4月2号的航班从浦东机场出境,为了减少不确定性,她提前两天来到了上海,3月31日晚上到达虹桥机场,赶了最后一班机场一线大巴车,4月1日凌晨抵达浦东机场,这也意味着,她要在机场过上两夜。

据恺晨讲述,“浦东机场工作人员看我们4月1号凌晨1点就待在这,担心我们没有饭吃,就把他们多余的饭菜拿给我们,这个形势下真的是很暖心了”。

北雅则在浦东机场度过了一个夜晚,她告诉记者,在机场过夜的人并不算少,大家在候机大厅的躺椅上躺一夜,“睡一夜能顺利出发去目的地,这种辛苦咬牙坚持下来不算什么,就是晚上特别冷,早上醒来身边好多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好冷啊”。

但是北雅表示,晚上旅客和衣而睡的时候,机场工作人员并没有休息,他们不时地来回巡逻,关注大家的身体情况、检查有没有戴好口罩、保持适当距离等。

4月2号,临起飞前,界面新闻记者收到北雅同学发来的消息,她表示,上海很好地保障了她这趟中转行程,能够顺利成行已实属幸运,“我们很理解上海疫情的严峻形势,所以一路严格按照防疫要求来执行,希望不给这座城市添麻烦”。

驻扎值守,机场全力保障航班运行

而上海两机场航班顺利起降的背后,是众多坚守在机场前线乃至各个后方人员的共同努力。

界面新闻从上海机场集团方面获悉,3月中旬,浦东机场航站区运行中心(toc)的执行经理王黎明收到上海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措施的消息,自那时起,王黎明带上几件换洗衣物就住进了机场,开始了以场为家、驻扎值守的日日夜夜。

按照“国内进港航班旅客需查验48小时核酸检测报告”的要求,他带领团队立即启动预案制定、流程设计和现场布置工作,与防控部门联合编制查验流程和应急预案,细化梳理引导、分流、查验岗等岗位的职责和流程,并每天做好查验通道数十名志愿者的排班和调配。

吕俊是浦东机场交通站点管理科经理,还是防疫转运专班t2工作组组长,据了解,他负责浦东机场近50%的入境旅客转运隔离工作,t2转运组的岗位操作流程至今已更新了整整27版,每一版流程出台的背后,都是他在实践中梳理总结转运每个环节经验后的宝贵成果。

近期,现场又新增了国内重点航班保障,在吕俊的带领下,团队成员们迅速响应、制定方案、开展转运,不断保障完成新的工作任务。

在机场保障岗位中还有一个很少为人所知的部门——浦东机场安检门禁一科,他们承担着浦东机场t1航站楼内所有门禁的实时监控管理和梯口登机航班监护管理工作。

根据防控工作的要求,t1机组通道流程有所更改,浦东机场方面表示,在这种情况下,三分队的分队长王海波带领分队全员熟悉流程,积极参与工作方案的制定,确保疫情防控措施及时落实到位,牢牢守护机场的空防安全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北雅、恺晨为化名)

界面新闻,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。

已发表文章 439 篇

评论区

豆汁儿 咖啡 老王

都是宝贵的人生财富

2022-04-06
0
发表你的观点 . . .
0
0
微信扫码分享

请输入观点

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